臻酌

老岳的小纸人

最近有小可爱求图
时隔半年有些图我也找不到了😂
能找到的我都放在这里了
抱走各自爱豆
不谢☺
@邰辰WK.

啦啦啦~种草莓!
啦啦啦~种草莓!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种草莓!
到那个时候!
世界每一个地方!
都会变得都会变得温暖又明亮👏👏

接上文
你是我雪地里的白头。

初识他时
他是意气风发的少年
正是年少轻狂时
强奸城市案
被他的三言两语破解
原形毕露
有人问他的名字
他眼里映着耀眼的阳光
唇齿轻起道
方木

后来
一切都变了
起源于那年藤师大的连环杀人案
死者是他最亲的老师同学爱人
凶手是他最好的兄弟
从那以后
他学会了凝视深渊
他的眼里依旧有光
但那始终是一抹长存的泪光

他是追光者
追着早已抛弃他的阳光
觅着早已遗忘他的明媚
他希望以前的那个阳光向上的自己回来
可惜
这是那么难以实现
那么虚幻
他注定被深渊回以凝视
注定面对血淋淋的现实

也注定更强大
    

              ––––这是命运  谁都摆脱不了
                                                   秦明

又是一个萧瑟的冬日
算起来
嫌弃夫妇也有一年多了
这一年里
他变得不再是张显宗
她变得不再是岳绮罗
他们有了新的名字
秦明,安宁,霍去病
李纨,谷翎,小丁猫
他们各自走着各自的路
让曾经为他们哭过笑过的我们
将他们渐渐的淡忘
何其残忍
近几天下雪了
空气中散发着嫌弃的气息
脑海里回忆着嫌弃的点滴
多么熟悉
直到雪花氤氲了眼眶
我才发现
原来我还爱着你
雪地的那抹红
在月色和雪色之间
是第三种绝色
红身后的那抹蓝
在爱与占有之间
选择了卑微
深沉的蓝爱惨了张扬的红
屏幕前的我爱惨了你们
从今往后
每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由我来将你们思念

——————谨以此文
                纪念从未逝去的嫌弃夫妇

唐山海×岳绮罗【3】

        三人逃离牢房,到了小巷中。
       徐碧城还因为刚才岳绮罗的凶狠而害怕,她眼中飘过一丝委屈和惊骇,轻声问唐山海道:“山海,这位是?”唐山海不满的看了岳绮罗一眼,仿佛在责怪岳绮罗吓到了徐碧城,岳绮罗从未见过这种眼神从张显宗眼中投射到自己身上,正执盛夏,岳绮罗却似身处冰窖一样,冷,很冷,特别冷。
       唐山海看到如此落魄的岳绮罗,心突然间紧了起来,他看看徐碧城,说到:“她是岳绮罗。”徐碧城又问:“那……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唐山海愣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自己和这个小姑娘有什么关系。“…好了碧城,我们要快点联系上级,此地不宜久留,走吧。”说完,也来不及看岳绮罗一眼,拉着徐碧城匆匆离开。
       岳绮罗突然有一种挫败感,输了,又输了一次。
       就在这时,小巷中枪声四起,徐碧城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被子弹打中,唐山海起身一跃,宽大厚实的肩膀替徐碧城挨了一颗子弹,徐碧城见状,跳起来害怕的尖叫着。“碧城,趴下!!”唐山海沙哑着嗓子喊道。可惜,特务的围攻不是一个不合格的地下党可以躲闪的,徐碧城被一颗子弹生生打穿了心脏。
      “碧城!!!”徐碧城的血溅了唐山海一脸,唐山海疯了般的拿起枪朝着周围扫射。他一向稳重,今日却为徐碧城成了失心疯。
       一个隐藏在楼上的狙击手悄悄把枪对准了唐山海,岳绮罗灵动的眼睛眯了眯,而后红光一闪,周围的一片人以及楼上的狙击手都倒在了地上。特务还在源源不断的赶来,岳绮罗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拽着唐山海一闪便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这一幕似曾相识,可唐山海却再没有力气去想它究竟发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能不能出息一点?!还是这么优柔寡断,妇人之仁。”岳绮罗不说就罢了,这么一说,仿佛一根火柴, 碰上了一堆枯木。“碧城明明还有救!你为什么要把我拉走!!为什么!!”“…………”唐山海吼完一通,两人同时沉默了。
        “你不是张显宗。”岳绮罗只突兀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又深深看了唐山海一眼,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就像那年冬天,张显宗第一次吼着叫她走。可是,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世上不会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即使是转世,即使是重生。  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臻叕
           我竟然如此的一败涂地。
                                                              ----岳绮罗

                                    THE    END
      

唐山海×岳绮罗【2】

       次日醒来,唐山海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那抹红色的身影,他甩甩头,权当做了一个梦。他穿上一身正装,戴好藏着情报的礼帽,一步步稳重而又老成地走到了事先约定好的咖啡厅。
       他喝着蓝山咖啡,气定神闲。谁知下一秒,他就被特务机构的苏三省抓了个正着。苏三省不由分说,拷着唐山海进入了审讯室。
       唐山海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信仰于此,他随时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苏三省狠辣的手段几乎在唐山海身上用了个遍。这一切的一切,岳绮罗都看在眼里。“敢动我的人?!好!很好!”岳绮罗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苏三省突然腹部一阵绞痛,他还想继续对唐山海的审讯,但是疼痛难耐,只好撂下狠话,自己去茅房解决。他上完厕所,裤子还没提好,就被一只无形的手吊了起来,挠也不是,抓也不是,窒息感越来越强,苏三省的生命在岳绮罗指尖一点点流逝……
       典型的有去无回。
       岳绮罗控制纸人进入苏三省的身体,就像控制着苏三省。“苏三省”一步一步地走向唐山海的牢房,打开了唐山海身上的镣铐,就默默地走了出去。“不过是没有用的蝼蚁,不用太过,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就行了。”岳绮罗对小纸人说。
      唐山海尾随在“苏三省”身后,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诧异,仿佛司空见惯,老生常谈般,眼前的小姑娘,仿佛也熟悉了起来。就在这时,徐碧城受了惊吓般的跑来,一下扑在唐山海身上,“山海~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嘤嘤嘤……”唐山海心疼的拍了拍徐碧城单薄的后背。
        “腻够了吗?再这么大声喊,你就真的见不到他了。”岳绮罗又好笑又好气,笑世上怎会有如此蠢的人,气自己竟沦落到和一个凡夫俗子争风吃醋。

注意,非HE,不喜者不要看3,会憋气一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