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酌

老岳的小纸人

我从不追没有糖的cp
因为我觉得没有糖就没有支持我追下去的动力
可一个不经意
我破例给你们
哭着笑着却坚定不移的爱着你们
或许是始于顾海宠溺地摸着白洛因的头
却终于你们堵住一切出口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爱意
我不知道是该高兴你们得到了gd的认可
还是该痛心从此你们只敢隐晦表达情感
有时候我会很惊诧
最近糖少到几乎没有甜味的你们
还是让我不顾一切的喜欢
两年前的旧糖
放大缩小慢放倒放
一遍一遍
不知疲倦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为了缥缈的八年之约?
为了很久以后有可能的同框?
后来我发现
真的喜欢两个人
真的可以超越对磕糖的渴望与执念
只要你们好好的
都好好的
终有一天能好好的
就好
有网友说原因很简单
因为全世界没人比他们更配
这确实是可以解释一切的答案
我很后悔我对你们的爱缺席了两年
那既然已经如此
就让我伴你们走过之后的六年
不怕后悔
不留遗憾
谢谢你们给我带来的快乐与感动
我永远海你们
                                ––––致最好的瑜洲

最近有小可爱求图
时隔半年有些图我也找不到了😂
能找到的我都放在这里了
抱走各自爱豆
不谢☺
@邰辰WK.

啦啦啦~种草莓!
啦啦啦~种草莓!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种草莓!
到那个时候!
世界每一个地方!
都会变得都会变得温暖又明亮👏👏

接上文
你是我雪地里的白头。

初识他时
他是意气风发的少年
正是年少轻狂时
强奸城市案
被他的三言两语破解
原形毕露
有人问他的名字
他眼里映着耀眼的阳光
唇齿轻起道
方木

后来
一切都变了
起源于那年藤师大的连环杀人案
死者是他最亲的老师同学爱人
凶手是他最好的兄弟
从那以后
他学会了凝视深渊
他的眼里依旧有光
但那始终是一抹长存的泪光

他是追光者
追着早已抛弃他的阳光
觅着早已遗忘他的明媚
他希望以前的那个阳光向上的自己回来
可惜
这是那么难以实现
那么虚幻
他注定被深渊回以凝视
注定面对血淋淋的现实

也注定更强大
    

              ––––这是命运  谁都摆脱不了
                                                   秦明

又是一个萧瑟的冬日
算起来
嫌弃夫妇也有一年多了
这一年里
他变得不再是张显宗
她变得不再是岳绮罗
他们有了新的名字
秦明,安宁,霍去病
李纨,谷翎,小丁猫
他们各自走着各自的路
让曾经为他们哭过笑过的我们
将他们渐渐的淡忘
何其残忍
近几天下雪了
空气中散发着嫌弃的气息
脑海里回忆着嫌弃的点滴
多么熟悉
直到雪花氤氲了眼眶
我才发现
原来我还爱着你
雪地的那抹红
在月色和雪色之间
是第三种绝色
红身后的那抹蓝
在爱与占有之间
选择了卑微
深沉的蓝爱惨了张扬的红
屏幕前的我爱惨了你们
从今往后
每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由我来将你们思念

——————谨以此文
                纪念从未逝去的嫌弃夫妇

唐山海×岳绮罗【3】

        三人逃离牢房,到了小巷中。
       徐碧城还因为刚才岳绮罗的凶狠而害怕,她眼中飘过一丝委屈和惊骇,轻声问唐山海道:“山海,这位是?”唐山海不满的看了岳绮罗一眼,仿佛在责怪岳绮罗吓到了徐碧城,岳绮罗从未见过这种眼神从张显宗眼中投射到自己身上,正执盛夏,岳绮罗却似身处冰窖一样,冷,很冷,特别冷。
       唐山海看到如此落魄的岳绮罗,心突然间紧了起来,他看看徐碧城,说到:“她是岳绮罗。”徐碧城又问:“那……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唐山海愣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自己和这个小姑娘有什么关系。“…好了碧城,我们要快点联系上级,此地不宜久留,走吧。”说完,也来不及看岳绮罗一眼,拉着徐碧城匆匆离开。
       岳绮罗突然有一种挫败感,输了,又输了一次。
       就在这时,小巷中枪声四起,徐碧城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被子弹打中,唐山海起身一跃,宽大厚实的肩膀替徐碧城挨了一颗子弹,徐碧城见状,跳起来害怕的尖叫着。“碧城,趴下!!”唐山海沙哑着嗓子喊道。可惜,特务的围攻不是一个不合格的地下党可以躲闪的,徐碧城被一颗子弹生生打穿了心脏。
      “碧城!!!”徐碧城的血溅了唐山海一脸,唐山海疯了般的拿起枪朝着周围扫射。他一向稳重,今日却为徐碧城成了失心疯。
       一个隐藏在楼上的狙击手悄悄把枪对准了唐山海,岳绮罗灵动的眼睛眯了眯,而后红光一闪,周围的一片人以及楼上的狙击手都倒在了地上。特务还在源源不断的赶来,岳绮罗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拽着唐山海一闪便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这一幕似曾相识,可唐山海却再没有力气去想它究竟发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能不能出息一点?!还是这么优柔寡断,妇人之仁。”岳绮罗不说就罢了,这么一说,仿佛一根火柴, 碰上了一堆枯木。“碧城明明还有救!你为什么要把我拉走!!为什么!!”“…………”唐山海吼完一通,两人同时沉默了。
        “你不是张显宗。”岳绮罗只突兀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又深深看了唐山海一眼,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就像那年冬天,张显宗第一次吼着叫她走。可是,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世上不会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即使是转世,即使是重生。  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臻叕
           我竟然如此的一败涂地。
                                                              ----岳绮罗

                                    THE    END